2015年8月23日星期日

2015年8月22日星期六

孙德安访古晋文友 积极推动婆华文学

古晋作家田宁夫妇(右三四)宴请孙德安(右)

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常务理事主任孙德安说,他们正在努力推动发扬《婆罗洲华文文学》,让世界了解深厚与丰盛的婆华文学。
他说,婆华文学经常受人忽略,甚少有机会与东南亚、亚洲、甚至世界华文文学交流。他表示,他这次砂劳越之旅包括古晋、诗巫和美里,拜访协会与文友,讨论如何推动与发扬婆华文学。
孙德安除了担任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常务理事主任外,还被选举为亚洲华文作家协会总会长,亦是汶莱华文作家协会会长。他鼓励古晋华文协会争取第十届东南亚华文诗人大会在砂劳越举办。
他说,在婆罗洲举行第十届诗人大会是非常有意义,因为砂劳越著名诗人吴岸是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创办人之一,历任常务理事。他刚刚逝世,举办大会记念他。
孙德安以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常务理事主任走访砂劳越,一方面祭拜著名诗人吴岸的逝世,吴岸亦是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常务理事主任,另一方面寻求各方意见来发扬婆华文学。

孙德安访诗巫文学团体






2015年8月17日星期一

诗巫中华文艺社社员与文莱作家协会主席孙德安文学交流

诗巫中华文艺社主席王振平赠送《文集20》给文莱作家协会主席孙德安










2015年8月16日星期日

国内外文人齐聚一堂 赴“告别吴岸”聚会



吴岸生前文友们在“告别吴岸”聚会上合影。
国内外文人齐聚一堂,以诗歌及追忆生前事迹的方式,告别一代文坛巨人吴岸。于昨晚在吴岸灵前,来自汶莱、西马及本地的诗人及吴岸丘立基生前好友在一场简单的聚会上,以文人的方式向这名拥有“拉让江畔诗人”及“犀鸟之乡的歌者”美誉的诗人告别。对于他骤然离去,众人无不感到痛惜。
亚洲华文作家协会总会长孙德安、大马译创会出版主任兼诗人作家曾荣盛及吴岸好友李福安、晨露、房晓青、林秀梅、贝雄伟及陈华敏等等,都出席这项聚会,缅怀吴岸。
而曾经在文坛活跃过的前砂人联党秘书长拿督沈庆辉及前晋汉省华总会长周启明博士也参与聚会。
沈保耀写诗挥毫赠品芝
砂著名书法家沈保耀更亲自写诗挥毫,形容他对于结识20多年的吴岸的离世,深感不舍及对于人生的无奈。他也在昨晚将此书法作品赠送给吴岸儿女。
在这项名为“告别吴岸”的聚会上,曾荣盛率先讲述吴岸生病经过。随后林秀梅演唱吴岸作词,丘立信作曲的《人行道(一亩天地)》,及房晓青演唱吴岸作词,丘立信铺曲的《你说砂拉越河的黄昏最美丽( 山河泪》。
紧接着,文友轮流朗读悼念吴岸诗歌和短文。
陈蝶藏头诗
诗人陈蝶更为吴岸作了一首藏头诗:
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吴岸先生千古
丘之壮者,
立地如山,
基深根固,是您,吴岸!
安留人间诗千册,
息养诗魂到仙坛!
从汶莱赶来追悼吴岸的孙德安说,吴岸生前创办东南亚华人诗人笔会,成功让区域上的诗人有展现才华的平台。他希望继续发扬吴岸的这种精神,同时也会争取东南亚华人诗人笔会终有一日在古晋举行,让各地诗人好好看看吴岸的家乡。
另外,李福安表示,吴岸生前告诉他,想写自己的回忆录。
“但他骤然离世,回忆录写到如何,到了什么地步,都成了一个谜。”
李福安:吴岸伊班文译品印刷中
他指出,吴岸尚有伊班语文的翻译作品正在印刷中,在后者离世后,相关印刷厂老板曾经致电联系他,询问该作品是否还要继续印刷。他决定让吴岸的作品继续印刷,因那是其生前的心血。
他也以“人的一生,不在乎于时间的长短,而是在于他活着的时候,是否曾经自强不息,努力奋斗过”的语句,缅怀吴岸的一生。
沈保耀形容,吴岸是个心胸广阔,具有长远眼光的诗人;他不久前与他聚餐时,看到吴岸脸色红润,精神很好,不料却忽然离世。
他表示,经过多年的相识,他认为吴岸为人温文儒雅,从不自大,而且喜欢热心帮助人。
“吴岸走了,其成就与作品不只是影响马来西亚,而是整个世界。”
与此同时,砂拉越女作家晨露在介绍吴岸近年来的文坛活动时,指后者的离世,整个世界的文坛都感觉悲伤。

悼丘老------ 我的老会长

许庆喜

1981年,当时刚踏入社会才几年,我加入中中校友 会,成为执委,当时丘立基先生为秘书长,我也才认识 他,到1987年我任秘书长,他是副会长,1991年他担任 会长至1994年,之后在华总,我们有了更频密的接触。

丘立基先生可以说是我参加社团的启蒙老师,他教 了我很多处世为人的方法,可我就不受教,至今才毫无 成绩。

丘老是已故丹斯里拿督黄文彬的私人秘书,是丹斯 里在华人社团最得力的助手,很多丹斯里的讲词是他的 手稿,他的诗歌写得更为出色,他是马华文坛,也是世 界华文文坛一颗闪亮的巨星。

这颗巨星殒落了,突然间我才发现,一个这么有才 华的人走了,我瞬间才懂得珍惜。

最近几年大家接触少了,上个月初我们还在咖啡店 门口偶遇,只是寒暄一番,丘生身强体壮,虽然十多年 前染上肠癌,但由于他勤练气功,身体状况保持的很好,没想到,那是最后的一次见面。

我年轻时,丘老经常鼓励我,告诉我非常多上头的 故事,要如何的处理,要面面俱圆,尽量做到最好等 等,所以在经常接触中,学到不少事务。

华社一向熙熙扰扰,任何事情都有赞成与反对,当 时在丹斯里黄文彬领导下,都处理的井井有条,把各方 人马都纳到团队里,丘生的工作表现,加上丹斯里优秀 的领袖素质,在现今华社里,真是找不到了。

我虽已届不惑之年,但对现在的社会上许多的怪 事,怪象,乱七八糟状况有许多不满与不惯,很想痛快 骂一顿,丘生总劝我,做好自已,不要骂人,能参与就 跟随,不能参与就退出,这社会从古至今都是这样的。 在此,我也附庸风雅一下,我这不咸不淡的所谓文人, 在1991年6月11日丘生送了一本”榴连赋”给我,坦白 说,没正正经经的看过,就摘出他其中一段,感悟一下 人生吧:

有人掩鼻而过了
退避何止三舍
想起三保太监的恶作剧他要作呕
世间美果据说都国色天香
美国红苹澳洲金橙
那个不玉肤凝脂
独它一副赤道莽林里的青面獠牙
气味撩人三日不绝
唉 是美是丑 是香是臭
这问题千年了还争论不休
丘老走了,亦师亦友的丘生,一路走好。

 (稿于2015年8月11日)

忆吴岸故乡行

谢镇泽

8月9日夜,突然收到诗人吴岸女儿 的微信信息,告知其父吴岸在北马旅次 上突发疾病,已于当日傍晚时分往生。 突来的噩耗,竟让我一阵寒颤。

吴岸先生历任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主 席、亚洲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国际华文诗 人笔会副秘书长,是享誉国际的华文诗人, 也是深受中国诗歌界、评论界关注和重视的 海外著名诗人之一。自从1998年春天在广州 与他不期而遇以来,我与他成了忘年之交, 一直保持着较为密切的联系。他在文章及致 友人的信函中多次谈到,我是他“在广州的 好友”。每每来穗,他总是要提前与我联 系,并委托我通知及安排与其他诗人会晤、 叙旧。

我与吴岸先生的初次见面时,才刚告别 大学校园,是一名狂热的诗歌爱好者,年方 二十一岁。其时,吴岸先生已年逾花甲,享 誉诗坛。是日,我陪来穗访问的著名诗人公 刘到广州购书中心购书。在文学书架,我们 翻阅了热销的《公刘短诗精粹》,该书封面 的配图是一幅公刘蓄须的照片。我于是调侃 起公刘的胡须,称他为诗坛的“美鬓公”。 他连连摆手,说马来西亚有一位著名诗人叫 吴岸,他才是“美鬓公”。不料,书架上竟 然也陈列了一排吴岸的作品,公刘信手抽出 一册递给我,是《吴岸诗选》,封面配图同 样是采用了一幅作者的蓄须照片。正当我们 在仔细端详书上两位诗人的美须图时,“公 刘先生、公刘先生”的招呼声由远及近,回 头一看,我顿时怔住了:书上的两位“美鬓 公”戏剧性地出现在眼前!

 书上两位“美鬓公”

碰面 吴岸先生也与公刘先生一样,要前往海 南三亚出席国际华文诗歌活动,取道广州, 因而不期而遇。公刘先生热情地向吴岸先生 介绍了我,当吴岸先生得知我是潮汕人时, 顿时亲近了许多,并邀约我择时前去他下塌 的酒店详谈。次日下午,我应约而去,与吴 岸先生交谈了三个多小时。原来,吴岸先生 祖籍广东澄海,原名丘立基。他的祖父年轻 时就漂洋过海前往马来西亚谋生。“说来惭 愧,我虽多次应邀回到祖籍国访问,却还从 未回过祖居地观光、祭祖。”吴岸先生不无 遗憾地说。“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我担任马 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总会会长黄文彬拿督的 私人助理,曾随黄先生到北京公干,也在访 问福建时路经汕头,可惜公务在身,不能逗 留。”吴岸先生的这一席话,我从此便记在 心头,久久不能忘怀。

由于年代久远,行政区域管理、地名均 发生过多次变化。因此,我一直都无法确切 了解到吴岸先生所述祖居地“泰王村”的具 体所在。去年10月,吴岸先生发来电邮,告 知将于当月18日抵穗,出席国务院侨务办、 暨南大学等机构主办的世界华文文学大会。 他告诉我,会后行程,听任我的安排。我及 时回邮,建议他到潮汕地区观光,如能提供 确切的祖居地则陪他回乡祭祖。他当即回 复:“如能成行,则万分幸运;是否成行, 完全听从我的意见。”他还表态将设法通过 其他亲人取得祖居地的准确地址。11月13日 深夜,他激动地发来邮件,告知我说,他试 发邮件联系祖居地亲人已获得回复,特委托 我进一步联系、跟进。于是,我成了吴岸先 生故乡行的策划、协调、导游,他戏称我是 他的“大使馆”。

11月23日中午,我陪同吴岸先生及其女 儿一行三人,乘坐航班前往揭阳机场。按照 我的安排,当天下午抵达汕头,出席汕头市 作家协会组织的座谈交流会。次日早餐后前 往他的祖居地拜谒、参观。午餐后赴潮州市 区,参观牌坊街、湘子桥,并到韩山师范学 院访问。

 当天,因航空管制,航班延误了近两个 小时,抵达汕头市区时,已近下午五点了。 在汕头市作家协会的座谈会上,面对已经苦等多时的故乡文友,吴岸先生即席发言,反 复致以歉意。他介绍了旅居海外的潮人文学 创作情况,讲述了他的祖辈及他自己对故乡 无尽的思念之情。末了,他还请求故乡的文 友通过邮件、信函与他取得紧密联系,互通 信息,交流作品。他饱含深情的讲话,赢得 现场文友的阵阵掌声。

访祖居地想饮老井水

 23日晚上,与汕头市的文友聚完餐回到 酒店时,时针已经指向十点。吴岸先生毫无 睡意,特意来到我的房间,与我商量次日的 谒祖之行。他是一介文人,生活并不宽裕, 却又生怕坏了故乡的礼数。这是他长期以来 的一大顾虑。我反复宽慰他说,我已与其祖 居地的侄孙女有过频繁联系,也告知了他们 关于吴岸先生并非阔绰华侨的实情,他们对 老先生返乡省亲深表期待,并无任何经济方 面的诉求。尽管如此,吴岸先生仍表示要购 些礼品,以示礼数。惜因夜已深了,许多店 铺已经关门打烊,未能如愿。

次日一早,我们驱车前往澄海华富村。 车上,吴岸先生认真地聆听我对当地风俗、 人文情况的介绍,细心观察街道两旁林立的 高楼,他为故乡经济的发达感到无比欣慰。 汽车驶入华富村村道后,他惊叹说:“这是 城市吧?不像农村!”华富村的丘氏族人纷 纷涌到村道边,热情迎接首次回乡的吴岸老 先生。午餐后,吴岸先生不顾年事已高、身 体疲乏,坚持步行半个多小时,前往旧村落 的祖居地参观。一路上,他走走停停,拍摄 了许多古旧建筑、老树、古井。站在他祖父 出资建设、早已废弃的老屋门口,他细细端 详,久久不愿离去。他很想饮一口老井的 水,族人出于善意给予劝阻,毕竟,老井已 经废弃多年,垃圾成堆,卫生堪忧。他还四 处寻找两颗石榴树,说是其祖父亲手所植, 可惜已不见踪影。

 离开华富村后,我们直驱潮州市区而 去。吴岸先生说,他并不能很准确地分清 “潮汕”“潮州”的区别。在南洋,他们讲 的是“潮州话”,唱的是“潮州音乐”,吃 的是“潮州菜”,拜的是“潮州老爷”,他 们习惯称自己是“潮州人”。他还兴奋地哼 起“潮州湘桥好风流,十八梭船二十四洲。 二十四楼台二十四样,二只锉牛一只溜”的 曲调。在潮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老干部局 局长陈先哲的安排下,《秋晖》杂志编辑部 的同志陪同我们参观了开元寺、湘子桥、牌 坊街、潮州精品展览馆。每到一处,吴岸先生总是神情凝重,惊叹故乡人文底蕴的丰 实。

在与《秋晖》杂志编辑部的座谈交流 中,吴岸先生简要介绍了潮州文化在南洋的 继承和发展状况,讲述南洋充满潮味的节 庆、风俗。他还介绍了马来西亚老年群体的 生活状况。当他得知潮州的许多老年人活到 老、学到老,退休以后上老年大学的情况, 顿生羡慕,连称“太幸福了”。他还接受 《秋晖》编辑部的邀约,同意撰写一些介绍 马来西亚潮人老年群体、潮州文化传承方面 的稿件。吴岸先生并未爽约,回马来西亚 不到半月,他就邮来了新作《潮州人在古 晋》,请我提意见并转《秋晖》杂志。

以旅者姿态告别凡尘 11月25日,我陪吴岸先生到访潮汕地区 的百年名校——韩山师范学院,受到林伦伦 院长、詹必富副书记的热情欢迎。林院长是 研究潮汕文化的知名专家,对吴岸先生的诗 名和作品早已熟知。他说,在汕头大学工作 时,就开始关注吴岸先生的作品。他还与吴 岸先生的兄长、著名历史学家丘立本教授颇 为熟络。林院长还就潮汕文化在南洋的发展 与吴岸先生展开探讨和交流。吴岸先生对林 伦伦院长精湛的学术深表敬意,对韩山师范 学院厚重的文化氛围赞赏不已。

 返回马来西亚后,吴岸先生除邮来《潮 州人在古晋》外,又发来了另一篇新作《华 富乡探亲记》。他在文中引用南北朝庾信 《徵调曲》的诗句“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 流者怀其源”以形容当时的心情。“虽看不 到石榴树,却还见到井。怅然徘徊片刻后, 我和女儿在旧宅门外和古井边,取一个镜 头,也算是‘饮水思源’了。”他写道。

今年7月15日,吴岸先生最后一次踏上 了让他倍感温暖的祖籍国国土,前往广西南 宁出席国际华文诗会。会议期间,他还不时 发来微信,与我分享盛会的收获。离开广西 前,他借用同去出席活动的广州诗人刘丙辰 的手机给我打了一通电话,简要介绍了他在 广西的行程,并邀我前去马来西亚做客。未 曾想,这通简短的电话竟成永诀。在二十几 天之后,吴岸,这位令人尊敬的诗人,竟以 一个旅者的姿态,告别了他无限眷念的世 界。此刻,我心深处,有悲痛,有叹惜,莫 名地,竟平添了几分欣慰:去年的故乡行, 终究没有为他留下生命的遗憾。 

(编按:作者是中国潮籍作家)

 ●吴岸父女与祖家亲友愉快相聚的珍贵镜头。

 吴岸前往旧村落的祖居地参观,在老屋门口细细 端详,久久不愿离去。

 ●作者陪同吴岸父女到访百年名校——韩山师范学院,受到林伦伦院长、詹必 富副书记的热情欢迎。

吴岸很想饮一口老井的水,旁为诗人女儿丘品芝。

沙末赛益陈凯希等致敬‧诵读诗作告別吴岸

国家文学奖得主拿督沙末赛益、哥玛拉(Kemala)和在台湾的大马国际导演蔡明亮,今晚在吴岸的“告別会”上,用诗纪念,以诗致敬。
多名吴岸生前友好、马华诗坛诗友和文化界,今晚出席在富贵纪念馆举行的“向诗人告別”仪式。
告別会由大马华文作家协会、大马译创会、马中友好协会、大马华人文化协会及爝火刊物联办。
马中友好协会秘书长陈凯希致词时形容吴岸是大马诗坛的仙人,一生投入诗歌创作,留下丰富作品。
吴岸促进各族作家交流大马译创会会长拿督吴恆灿说,吴岸在促进各族作家交流,贡献很大,也催生该会的成立。
沙末赛本身出席告別会,亲自为吴岸诵读诗作、哥玛拉(Kemala)的诗由吴恆灿代诵,蔡明亮的诗作由张依苹诵读。
出席告別会的诗友、文化界和友好包括曾沛、叶啸、李忆莙、曾荣盛、王涛、林玉蓉、赖观福、锺正山、永乐多斯、杰伦、潘碧华、刘育龙、吕育陶、张依萍和周锦聪。

蔡明亮和2国家文学奖得主 作诗悼念诗人吴岸

马中友好协会秘书长陈凯希在吴岸灵前送别“战友” 。左为吴岸女儿邱品之。

“诗是吴岸,吴岸是诗,他是诗句的伟人,一直坚持着对自己的信念,是时代的见证者。”
日前与世长辞的大马著名诗人吴岸,毕生所作的诗对国家和马华文学贡献良多,而在他往生后,则获得众人作诗悼念,褒扬他一生的种种贡献。
金马奖导演蔡明亮和两名国家文学奖得主昨日作诗悼念吴岸,赞扬他对马华文学及国家的贡献,并以示怀念。
在这场由马来西亚翻译与创作协会、大马华文作家协会、马中友好协会、爝火刊物、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召集的追思告别会上,众人以诗句送别吴岸。
50名亲属和好友参与这项追思告别会,场面庄严却不失温馨。
以诗宣扬民主思想
蔡明亮所作的短诗由砂拉越女作者张依萍代念;国家文学奖得主拿督沙末赛益则亲自到现场朗诵《鬍子》;另一名国家文学奖得主的诗句,则由马来西亚翻译与创作协会会长拿督吴恒灿代读。
吴恒灿说,已故诗人吴岸对马华诗界建树良多,靠着诗句宣扬民主的思想。
出席者包括马中友好协会秘书陈凯希、作协会长拿督曾沛、顾问叶啸、华人文化协会顾问锺正山、吴岸挚友王涛、曾荣盛及赖观福等。
告别会讲述吴岸离世前的经历和其生平事迹,并由多位文学组织的代表发表悼念文和对他的思念。
告别会也播放吴岸对马华诗歌的期许和看法,同时,王涛也献唱吴岸作曲的《绝美的翻身》;大马琴人黄德欣演奏曲目《阳关三叠》送别吴岸。

不折的旗杆

· 宋志明

路過都門,買了一本《不折的旗杅》[吳岸文集]。的确吳老前輩是一根不折不撓的旗杆。令我想及中學時期常與同學們騎著鐵馬往石隆門走走看看,沿途我們都會停下遠眺石山上一技佇立不動的木杆。沈君說,那是早年石隆門壙工爆動所插的幟,如今旗幟沒有了,只剩一旗杆留在那裡,多浪漫的想法,如今沈君已逝世多年,旗杆安在?


佇立山遠

傲視春秋
㱑月任風雨吹擊
知多少

中學時正逢禁書時代,我卻在打鐵街一舊書店買到《盾上的詩篇》[香港新月出版社],只知杳影(文風副刊編輯)。那時我也在那里投稿,說來也是同吳岸平起平坐詩人。我也曾為當年[新聞報副刊:拉誏文藝]以于寧筆名寫下新詩與小說。那時我的小說"單戀"也參與一文集準備出版,後因故[新聞報]遭到英殖民地政府封閉而不了了之•


20年後我與吳岸在拉浪江相遇,我把一本舊黃的《盾上的詩篇》請他簽名留念。他驚訝地瞧著我似乎在尋找記憶。我把當年於"拉誏文藝"一段情,在下于寧是也。他亦記起當年為了一粒臭榴槤的筆墨官司,令人無奈當年的對手就是在下學弟阿沙曼是也。實際上它只不過是一㘯情緒的發洩而已。


真正與吳岸交流還是拜託詩巫中華文藝社舉辦文藝營,請來古晉文藝界四大天王包括吳岸、田思、梁放、陳蠑四人坐鎮。给人印象吳岸老气横秋,田思一本正经,梁放風度翩翩,陳蝶則不按圖索驥。


那時我們亦不知結集出版,所有刊出稿件看過就心滿意足,也不知有稿費之說,當時文友儍不儍?所以論起輩字,我們還是平起平坐。


提及《盾上的詩篇》會在香港出版完全是杳影的安排。聽說出版之際,詩人早為祖國獨立斗爭而被關入牢獄。十年出獄之後,那三十夲寄來的詩集也不知流落那裡,哀哉!


只是杳影過世兩年,吳岸才知恩師不在。自1962年至今2013年,吳岸仍然黙黙耕耘,硧是一根不折的旗桿。


07•08•2013

怡保途中

生前好友齐聚一堂 文人方式告别吴岸

著名书法家沈保耀(右2)赠送纪念吴岸的亲笔挥毫予吴岸子女。左起为丘品芝、丘品俊及吴岸女婿张剑锋(右1)。
著名书法家沈保耀(右2)赠送纪念吴岸的亲笔挥毫予吴岸子女。左起为丘品芝、丘品俊及吴岸女婿张剑锋(右1)。
有“拉让江畔诗人”、“犀鸟之乡的歌者”美誉的著名诗人作家、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会长丘立基(吴岸)日前不幸与世长辞,一群生前的朋友,痛惜他的骤然逝世,昨晚相约到已故丘老的灵前举行一项“告别吴岸”小型聚会,以文人的方式和他告别!
当晚出席该聚会的阵容鼎盛,包括来自汶莱的亚洲华文作家协会总会长孙德安、大马译创会出版主任兼诗人作家曾荣盛及吴岸好友李福安、著名书法家沈保耀、前砂人联党秘书长拿督沈庆辉、前晋汉省华总会长周启明博士、田农、晨露、房晓青、林秀梅、贝雄伟、陈华敏等。
砂著名书法家沈保耀更亲自写诗挥毫,并将该书法作品赠送给吴岸儿女-丘品芝。他在聚会上表示,他与已故丘老结识20多年,对于后者的骤然离世,他深表惋惜并形容这是人生的无奈。
此聚会率先由大马译创会出版主任、诗人作家曾荣盛讲述吴岸生病经过;之后,由砂拉越女作家晨露简介吴岸近年在国际文坛的活动。接着,林秀梅演唱吴岸作词,丘立信作曲的《人行道(一亩天地)》;随后房晓青演唱吴岸作词,丘立信谱曲的《你说砂拉越河的黄昏最美丽(红河泪)》。
吴岸想写回忆录
随后,文友朗读悼念吴岸诗歌和短文。其中陈蝶更为已故吴岸老师作了一首藏头诗,如是写道:“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吴岸先生千古丘之壮者,立地如山,基深根固,是您,吴岸!安留人间诗千册,息养诗魂到仙坛!”
来自汶莱的孙德安接着在聚会上说,吴岸生前创办东南亚华人诗人笔会,成功让区域上的诗人有展现才华的平台。他希望继续发扬吴岸的这种精神,同时也会争取东南亚华人诗人笔会终有一日在古晋举行,让各地诗人好好看看吴岸的家乡。
另外,李福安表示,吴岸生前告诉他,想写自己的回忆录,惟,后者的骤然离世,回忆录写到如何,进展如何似乎已成了谜团,势必让他和其他文友们有所感慨。
“吴岸还有伊班语文的翻译作品正在印刷中,在他离世后,相关印刷厂老板曾询问是否还要继续印刷该作品。既然是吴岸毕生的心血,因此,决定让该作品继续印刷。”
眼光长远诗人
另外,沈保耀形容,吴岸是个心胸广阔且拥有长远眼光的诗人,不久前,曾与已故吴岸聚餐,看到吴岸脸色红润、精神很好,岂料却接到后者骤然离世的噩耗。
“与他相识多年,吴岸为人温文儒雅,从不自大,也热心帮助他人,虽然吴岸走了,但是他的成就与作品不只是影响马来西亚,乃至整个世界!”
与此同时,砂拉越女作家晨露也向与会者讲述吴岸近年来的文坛活动概况,并指后者的离世,对整个世界的文坛来说,是一大损失,文坛中都笼罩悲伤的气氛。
李福安:《吴岸给我留下的印象》
“我们一群吴岸生前的朋友,痛惜有“拉让江畔诗人”、“犀鸟之乡的歌者”美誉的著名诗人作家、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吴岸的不幸逝世,决定在他的骨灰由吉隆坡运回古晋的第二天(2015年 8月14日星期五)晚上8时30分开始,在他的灵前举行一项小型的聚会,以文人的方式和他告别,以寄哀思。
我们砂拉越文坛一代巨星骤然殒落,作为文友、朋友、战友的我们,怎能不感惆怅?吴岸前往中国南宁参加文学聚会,出门之时,一切如常,相隔不到一个月,竟然变成一瓮骨灰。8月13日那天傍晚,我和陈华敏等人到机场迎接,当看到丘品俊胸前挂着一个背包走出来,把手放在背包上跟我们说:“爸爸在里面”,我不禁一阵心酸,黯然无语。
等到丘品芝夫妇走出来时,我才一句:“请节哀顺变”。看到吴岸的兄弟丘立诚和丘立信,也没有心情打招呼。要不是华敏和我聊起其他事务,我的心情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平伏。
人的一生,不在乎时间的长短,而在乎于他活着的时候,是否曾经自强不息、努力奋斗过。
吴岸给我的印象,是他不断在奋斗,努力做他认为应该做的事。
许多心愿未了
他还有许多心愿未了。他的另外一部著作和回忆录还没有出版,他的一部伊班文本诗集正在印刷中。他在出门前几天,相约见面。我们在洪清河路的一间咖啡店吃鸡饭,聊了将近两个钟头。其中包括他的《吴岸全集》的出版计划、某项课题的研究和资料整理问题,当然少不了对我的作品还没有出版成书的问题说几句。我实在没有预料到,这项谈话竟然是我和吴岸最后的交谈。
当我接到品芝的电话,说他的父亲吴岸进入医院的时候,我想和丘立基(吴岸)先生说几句,品芝告诉我说吴岸不方便接电话,可以由她转达。吴岸似乎要和我说些甚么,声音已经模糊,我只听到他问起出门前通过电子邮件传给我的那篇有关石隆门华工事件的稿件事宜。我通过品芝告诉他,稿件本来打算在7月22日左右发表的,却因为配图的问题刚刚解决,应该很快就会见报。第二次和品芝通电话的时候,我把稿件发表的消息通知他,然而,吴岸再也没有康复走出医院,也永远不能看到他的两版大作图文并茂发表的情况。
我和丘立基(吴岸)先生相识三十多年,友谊深厚。我们一同和一批文友先在晋汉省华总文学组活动,后来共同参与筹组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可以说是文艺阵地上的战友。过去的种种经历,不是这篇短文可以函盖的。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增加描述。

丘立基(吴岸)先生治丧委员会公祭祭文

公元2015年 8月15日星期六,农历乙未年七月初二,早上9时正,由黄文彬集团、古晋中华总商会、古晋、三马拉汉与西连省华人社团总会、古晋中华中学校友会、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古晋佛教居士林、砂拉越福利协会、马来西亚郭林气功研究会古晋分会、古晋中华文化艺术促进会、砂拉越人民联合党等10个社团机构所组成的丘立基(吴岸)先生治丧委员会,联同来自汶莱、吉隆坡、美里和诗巫文学团体代表,以及丘立基先生的亲朋戚友,怀着悲痛的心情,在丘府参加丘先生的出殡仪式,并致以深切的哀悼和崇高的敬意。
正所谓:大雅云亡,哀歌动猫城;哲人其萎,诗魂留人间。
树立光辉榜样
丘立基先生的一生,是文彩飘扬的一生。他的数十年的岁月,贡献给反帝反殖运动和文学事业,生命存档丰厚。他为砂拉越、马来西亚、甚至世界华文文学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也为文学和社会工作者树立了光辉的榜样。他虽然离开了人间,他的创作精神却永远活在读者的心中,用音容宛在、风范永留来形容,是十分恰当的。
丘立基先生,祖籍中国广东潮州澄海,1937年7月24日生于砂拉越首府古晋。自幼聪慧,曾经就读古晋中华中学,后转入英校,勤学华文,并开始创作,在文坛崭露头角。上世纪60年代初期,砂拉越反殖运动蓬勃发展,丘立基深受时代感召,积极参与,并投身和推动砂华文学创作,进入《新闻报》主编《拉让文艺》副刊。1962年,他以“吴岸”的笔名,出版了他的第一本诗集《盾上的诗篇》,描述森林、长屋、民族和山川,歌颂砂拉越。他热爱这片土地,拒绝北归。他和妻子许惠卿曾被拘留,在政治集中营度过10年时光。高墙和岁月,不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坚持信念和理想,在恢复自由后,投身社会,用他那敏锐的目光,高超的写作技巧,紧扣时代脉搏,以写作促进社会的改变。他主编的刊物,不论是早期《拉让文艺》、中期的《星期文艺》、《拉让江》、《马华文学》,还是后期的《世纪风》都富有时代气息,对栽培后进和散播文学种子,起着重大作用。他身体力行,对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的理论建设和阐述,对马华文学和砂华文学的创作和出版,也发表过许多论述和建议。他努力推展马华作家和国际华文作家的联系和友谊,也宣扬了马华文学的独特性。
乐坛的奇葩
他也是乐坛的奇葩,能写词作曲,能弹琴吟唱。多位作曲家为他的五十多首诗谱曲,他为自己和友人的诗歌谱曲也将近十首。他受邀为9个政党社团谱写会歌,其中包括人民联合党、妇总和曾丘公会。这些成果,都收录在《吴岸诗曲集》中。
丘立基先生终生努力从事文学创作,积极参与推动马华文学和砂华文学发展,著作等身,贡献良多。
他出版了15部诗集,其中两部还有马来文和英文译本,还有1部伊班文译本正在印刷中。他也出版了7部文集和史论集,而其他学者编撰的评述吴岸文学艺术的著作,也多达5部。他的许多作品被也被收录在课本和其他书刊选集中。他被誉为犀鸟之乡的歌者、拉让江畔的诗人。终生努力的创作,赢得国内外许多奖项,其中包括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颁发的“峥嵘岁月奖”、州政府颁发的“砂拉越文学奖”、第六届马华文学奖、国际华文诗人笔会颁发的“中国当代诗魂金奖”,享誉文坛。中国和马来西亚的文化机构还为他举办过两次“吴岸作品学术研讨会”。
丘立基先生,也积极参与华社工作,为国家社会作出贡献。他是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和马来西亚郭林气功研究会古晋分会会长、也是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及亚洲华文作家协会的发起人之一和当届理事,也曾经担任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会长、晋汉省华总文教主任、古晋中中校友会会长、顾问。
因服务社会有功,曾获马来西亚最高元首封赐 KMN勋衔。
丘立基需要的一生,可以用“孜孜不倦”来形容。他的文学成就,是我们学习的楷模;他对文学的贡献,将永远影响后人。
丘立基(吴岸)先生在2015年8月9日走完他的人生旅途,与世长辞,和我们永别了。他的离去,无论是对他的家庭和亲友,还是对马华文学、世界华文文学,都是无可弥补的损失。文坛巨星殒落,从此阴阳两隔,再见无缘,我辈同悲。让我们继承他终生奋斗精神,努力工作,活得更有意义,把他的成就和理想发扬光大。
安息吧,永远的吴岸。 

2015年8月15日星期六

美里小学写作营华文作文比赛

美里笔会与美里市镇局图书馆联办的2015年美里小学写作营华文作文比赛于六月二十七日假美里电子图书馆举行。经评审后成绩已揭晓并于八月十五日早上十一时半同样在美里电子图书馆进行颁奖。以下为优胜者名单:
第一名 刘慧欣 美里中山小学
第二名 陈美瑜 美里中山小学
第三名 刘谊泉 埔奕中华公学
安慰奖:陈幹强 埔奕中华公学
方琪惠 美里中华公学
陈予暄 美里中华公学
赖慈媚 美里中华公学
冯佳玉 杜当中华公学

2015年8月13日星期四

方路:吴岸是岸

吴岸一生如诗,他热情、浪漫、执著、抒情和理想主义者。
 在马华诗坛中,他的形象最突出,诗质的眼神,长著山羊的鬍子,一脸有神但充满沧桑。在长达60年的诗歌创作中,他秉持了现实主义理念,对大地忠诚,相信一切善良,坚持要落实美好的信念。
 这些,都是诗人的特质,但也因此在一生中经歷过许多磨折,受到了政治因素的牵扯,60年代曾因投身爭取砂拉越独立,而身陷囹圄,吃尽苦头。但在政治和文学中,他始终选择文学作为最后的依归。
始终坚持自己站姿
 吴岸的诗,从1962年开始出版诗集《盾上的诗篇》,一直到2012年在台湾出版的自选集《残损的微笑》,都维持他对诗的细腻,以诗入世,用诗看情。他在15岁开始写诗,到晚年谢世,仍诗笔不輟,也创下了马华诗坛创作最久的诗人的记录。他的诗歌风格,一生贯穿了对景写生,对物用情,他贡奉现实主义,坚持用诗反映社会和眾生。
 在我的诗歌创作中,吴岸诗歌影响我一段很长的时期,特別是早年,我也是现主义的追隨者,一步一脚印探索创作的方向,很自然的,吴岸贴近自然和大地的情怀,深深吸引我。虽然我在现实主义探索后,接受现代主义,甚至隱喻主义的洗礼,最终我仍没有放弃现实主义给予带来的踏实感,也因此,近年来,我重新回到吴岸的诗篇,感染他最真挚的诗情。
 2013年10月,吴岸来吉隆坡参加世界华文作家大会,我有机会更多的时间和他接触,过了几天,他和他最亲近的诗友王涛到星洲日报作客,增多我和他交流的机会。
 当时,我才知道,过去整10年,我一直通过“双福文学出版基金”申请诗集出版,先后获得遴选,顺利问市了3本诗集,吴岸是诗歌评委,他给予后辈的扶持和肯定,是默默的,也是真心的。
 在交流中,我第一次有机会当面向他致谢。对我来说,马华诗坛有吴岸,是值得珍惜的瑰宝,经由岁月、时间和环境洗礼,他始终坚持自己的站姿,也完成了自己上岸的身影。

蓝波:悼一一诗人吴岸

週日夜里,手滑面子书,看到一则贴文。心沉了:哪有可能的!?去电找晨露,証实了消息,诗人走了!
 晨露伤心,抽泣中述完件事,多么不捨,我的心情也沉重。
 我在私立英文中学时期,开始注意报章的副刊,当时已看到吴岸的诗作,同学品高说是他的六叔,令我羡慕。
 真正与吴岸第一次面对面,是八二年星座诗社文学奖颁奖后的交流会,当年我的得奖诗作是〈变蝶〉,评审正是吴岸;在交流会中,他对我的作品给予中肯的批评和指点;对于一个刚踏入诗途的新丁,我是感到无比荣幸。
 之后,调职到拉让江畔,想起吴岸被冠为〈拉让江畔诗人〉,我傍依江岸,也希望沾点文学拉让江的气息,以吴岸的典范,成为另一个江畔诗人。
 诗巫中华文艺社成立后,吴岸成为社的名誉顾问,第一届文学颁奖礼嘉宾,当时出席者还有陈蝶,完会后,一批文友陪著在拉让江畔聊天,听吴岸讲述那首〈鹅江浪〉的创作,曾经有人在报刊评他这首诗,酿成小笔战,这首诗,要你来到拉让江畔,才能感受诗的意境。
人老了真的很寂寞
 吴岸在国际诗坛名声大噪,越来越忙于国际间的诗歌研討,很难与他碰面,只要有文友到古晋,我们都会抽空去探访吴岸,他很健谈,也无所不谈,和我与阿宝是用潮州话交谈。
 听他讲述走入森林,走出森林的反英殖民,反让渡的游击事跡,是他诗作以外的精彩篇章,还有牢狱中的日子,更鲜为人知的故事。
 最后一次去葛园,是载了晨露和德强去探访吴岸,那是去年的事了,他又送了几本新书,临走时,他拍著我的肩膀要我有空要常去找他,“你知道老人是很寂寞的!”他说,有点落寞的笑意。
 人老了,真的很寂寞!
 寂寞得连诗人也走了,何时再能听您弹唱达邦树的礼讚,“我从河上归来,回望远去的舟子,已渐渐点起河灯……”
 仰望
 一棵树
 渡过强风暴雨恶劣天候
 企立成
 一尊苍苍挺拔
 擎向蓝天
 巍巍的达邦
 诗人,走好

2015年8月10日星期一

“拉让江诗人”永別‧吴岸丧礼跨东西马

资深诗人吴岸病逝,葬礼將从西马到东马,陪伴他如诗般的身世。

吴岸是於昨晚6时30分,在霹州曼绒县中央医院病逝,享年78岁。
拥有“拉让江诗人”美誉的吴岸,一生致力於创作诗歌,推动文学,同时也积极参与社会运动,1966年因参加砂拉越独立运动,入狱10年,后继续创作。
他曾任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副主席及砂拉越州作协联委会主席,任期內主编了大型文学季刊《拉让江》及《犀鸟丛书》。
吴岸生前曾出版10多部诗集,以现实笔触,深刻描写社会百態,影响马华诗坛甚深。
今晚富贵纪念馆办告別仪式
2000年,他获得第六届“马来西亚华文文学奖”;2009年,获得国际华文诗人笔会颁“中国当代诗魂金奖”,这是中国以外海外首位获此奖项的诗人。
吴岸的作品《达邦树礼赞》和《独中颂》分別被收篇在国中和独中的华文课本。
“向诗人告別”活动订在8月11日晚上7时,在吉隆坡富贵纪念馆1楼16室举行,吴岸生前好友、文友、学生和弟子可依时祭拜,向诗人告別。
骨灰领回古晋举殯
8月12日火化后,家人將在13日將骨灰领回老家古晋,然后正式举殯,並將骨灰安放在佛教新村,和其妻子骨灰一起。
吴岸女儿丘品之受本报询问时说,她和家人已从古晋飞抵吉隆坡,处理父亲的身后事。
她感激这里的文友给予关心和帮忙,目前已把灵堂设在富贵纪念馆,让友好上香祭拜。
她说,父亲一生写诗,喜爱文学,生前留下一个心愿,就是完成《吴岸全集》,家属会在完成丧事后,再和其学生、弟子討论。
任何询问可致电联络其女儿丘品之,电话014-6826615。

吴岸简介

国际著名诗人,马来西亚霹雳曼绒文友会顾问吴岸老师于9/8/2015,下午6时30分与世长辞,享年78岁。

吴岸简介:
原名丘立基,1937年生于马来西亚砂劳越古晋。15岁开始写诗歌,为马华作家坚持写作最久的作家之一。处女诗集《盾上的诗篇》于1962年出版。1966年因参加砂劳越独立运动,入狱十年,后继续创作。已出版诗集《达邦树礼赞》、《我何曾睡着》、《旅者》、《榴连赋》、《吴岸诗集》(北京版)、《生命存档》、《破晓时分》、《美哉古晋》、《吴岸诗选》、《残损的微笑》及多部文集。2000年荣获马来西亚华文文学奖;2009年荣获国际华文诗人笔会颁“中国当代诗魂金奖”。现任砂劳越华文作家协会会长,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常务,霹雳曼绒文友会顾问。
(资料来源:不折的旗杆/吴岸/2013年版)

告别诗人 ( 悼吴岸先生 )

  • 蔡羽
赋诗最后一首
你就走了
把初上市的榴莲香
遗留在半空

想起不久前
我还在鹅江之滨
搜寻很久以前
你写在上边的那朵浪花

想起最后一次见你
在依然红得喜庆的新年
你亲切一如我少年时
听你自弹自唱那光景

没想到意志如铁
那双目炯炯
何曾睡着的你
这次沉沉睡去

你且歇歇
那伟岸的诗人身影
早已长成达邦树
在无数人的心里高大着

悼吴岸诗人



  • 佩杏


国际著名诗人,本地马华文学资深前辈吴岸老师与世长辞,欲献上最后祝福者可于明日前往吉隆坡Sg Besi 富贵山庄灵堂。

吴岸老师,本命邱立基,初认识时,他说笔名的吴取自于其母亲的姓。
当年为了争取砂劳越独立,蒙受十年牢獄之苦,其母亲为此受了许多的苦,甚至哭瞎了双眼。

他曾经与病魔搏斗,部分身体器官已割除,凭着意志力与坚拔不摧的毅力战胜了病魔。

那一年,我21岁,正值接受人生洗礼的年纪,有幸与这位人生历练丰富及富具传奇老前辈认识,聆听了许多的故事。
那时,他尚在砂劳越Times 担任主编。当时,胆粗粗递上自己写的散文和微型小说让他审阅。他说,我正值的那个年华,正是开启写诗之路的最佳时刻。只是,惰性使然,一直没动笔,连散文也少写了,实在惭愧。

他是一位和蔼可亲,非常可爱的老人。在各自回归家园后,偶尔会接到他的来电或电邮,询问关于部落格操作事宜。

富具才华的他,会为自己的诗编曲。我第一次独自制作的影像诗,正是借用他的诗-[破晓],在征得他的同意后,他还慷慨地电邮了该首诗的曲谱给我。而那部微短片,也获得了拉曼大学中文系诗人节影像诗创作奖亚军。

没想到,今天是最后一次见到这位老前辈。第一次到太平间,瞻仰遗容,献上最后的祝福。

吴岸老师,愿您一路走好。

感谢在生命中曾与您同路。感恩

詩人,走好


  • 蓝波


詩人,走好,
拉讓江畔詩人
持看盾上的詩篇
騎在文學長江的浪头
衝出了尉藍南海
傲立一尊偉大的巨人
巍巍的达邦
詩人,走好
砂华文學为您畄名
馬华文學少不了您
世华.文學里
一隻飞出婆罗洲雨林的
肯雅郎

著名诗人作家吴岸病逝


2015年8月9日星期日

吴岸走了

《吴岸兄走了,我的心沉了!》

我的35年好朋友吴岸兄走了,我的心沉了。

吴岸兄是著名拉让江诗人,生活历练丰富,性情豁达,温文尔雅,乐于助人,积极推动文学活动,无私地栽培后进,深受朋友及后辈敬爱。

今年5月28日,吴岸兄在古晋家里翻阅旧照片。他的女儿芝芝当场传了这张照片给我。这是1981年我和吴岸兄第一次见面时的合照。看着这照片,脑海中闪过一幕幕我们曾经有过的精彩日子,我哭了。

吴岸兄,你带着我们对你的爱,安心的走吧,我们永远怀念你。

(杨白杨。2015年8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