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8日星期一

星座散文奖

由《砂拉越星座诗社》所主办之《2015星座散文奖》征文比赛之成绩已评审完毕,此次比赛共获得49份来稿, 水准颇高, 来稿者不乏写作多年之作者作家。因此,主办当局从原本之首奖、二奖、三奖及七份优秀奖的安排,调整成首奖、二奖、三奖、四奖及8份优秀奖。

首奖:一袋古币      (王银鶯)

二奖:翠绿色的诗句    (余应隆/因原)

三奖:风烛        (张峰帼/吉普赛)

四奖:上天要我修的生命学分何俐萍)

优秀奖共8份,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解与放的意识 (郑航廷/少杭)

老人痴呆症  (彭雍凯)

忘不了    (李宣春)

研修剪影    (彭嵩财)

斧头和锄头  (陈美仙/晨露)

一粒谷、一粒米 (李成兴)

回外婆家   (钟济源/梦羔子)

根      (江泽鼎/楚天)

海马文学散文奖作品晋决赛



2016年11月21日星期一

2016年11月20日星期日

东马砂拉越作家梁放获得马华文学奖










今年的马华文学奖由东马砂拉越作家梁放获得。

评委会主席∶李忆莙,成员﹕王润华、何国忠、希尼尔、潘友来、曾毓林、陈春福。

梁放的著作虽然不是很多,但每一篇都是独特的,尤其是地域性、文学性,可说是另类华文文学;从想像到文字,给华文文学一种新格局新创意。

梁放的长篇近作《我曾听到你在风中哭泣》,是战后砂拉越左翼建国抗争史的一个横切面。小说以“局内人”的视角,完成一个特殊时代的砂拉越历史书写。这是马华文学鲜少涉及的建国课题。

处理这样的题材,在虚构与真实之间,梁放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虚”的部分更甚于“真”的部分——当历史以另一种形式回到现场,历史的再现固然可以唤起人们的集体记忆,但更为关键的还是小说的情节。情节即人事, 是由人物组串而成。

作家塑造人物,形象鲜明是构建情节的关键;而探索人性,是文学不变的方向。

处在如此激动人心的一个时代,光是权力斗争,整幅图象已然波澜壮濶。再有人性的幽微、 感情的纠缠与纠葛,细节环环相扣,许多看似不能理解的,似乎含意深远而另有诠释(比如命运变迁的偶然和必然)与此同时也集中展现了梁放的文学追求——思想性和艺术性的完美统一结合。

《我曾听到你在风中哭泣》是一部对抗政治流转,拒绝遗忘的小说。 

小说中有一种徘徊在大森林边缘而衍生的救赎之力,并建构一个想象中的原乡之美。梁放熟悉我国少数民族的生活习俗并了解族群之间的关系,这些先天条件成为可贵的写作素材。把这个世界第三大岛所孕育的热带雨林风物带到一个更宽广的文学世界舞台。梁放是砂拉越作家中最受境外读者阅读和学者研究的作家。从砂拉越走向国际,作品被国内、台湾及中国多所大学中文系采用为教材,并有部份小说作品译成马来文、日文与韩文。

而梁放的散文则是一种生活的情思,文字中所显现出来的是一个人道主义者的十足情怀。他的视野,是文化的投射,更是对生活意境的鉴赏。梁放的散文不张不扬,安安静静的,以清风明月般的心态,用文学审美形式写出了生活之美;一朵云、一片叶子、 一段回忆…… 读着读着慢慢地你便有所体会—— 即使是这样简单也不是真的简单。原来生活包含着许多东西,原来文学资源来自生活;原来,最动人的语言是文字。原来,作家的文字,是用心灵搭建的小屋。 若说现时社会是高度物质化的文明荒野,那么梁放的小屋则是搭建在一方净土之上的。 那江水,远山,村落,让浮躁的心,逐渐沉静下来……

文学是怎么回事?就是这么回事:思考人生,开拓新的精神空间,探讨人类历史的真实和人性的幽微真相。而最不可或缺的是情趣、是风景、是故事、是心境和情怀。梁放所写的,恰恰都是这些。

评审团基于上述理由,推荐梁放为2016年第14届马来西亚华文文学奖得主。

2016年11月19日星期六

古晋光影

田思

一、独立广场
在独立广场
讲独立的故事
一个小孩
操着不熟练的步伐
问当老师的妈妈
几时让我独立
二、四方堡
这小小的四方堡
也用来囚禁犯人吗
还是向四方的人警告
作乱者必受严惩
但建了许多城堡的
那位统治者
最后却把国王的梦
廉价卖掉
原来那梦就像
对面港的八点炮(
当繁华散尽
在历史中消音

注:八点炮,旧时古晋每到晚间八时正,必自对面港鸣炮八响。
三、瘦人巷地摊
生活很瘦
所以在这里摆地摊
挂几件服装
如果没人光顾
就给巷子穿
有一两位
持杖的盲人
也在这里
把三毛钱的纸巾
卖给好心的路人
巷子很瘦
但尊严和温情
都很健康
四、旧法庭
度过百年沧桑
那面老钟
从没错过一秒
旧法庭那几根柱子
能撑得住
倾斜一边的
权力吗
五、博物馆
我们这里
到处都是博物馆
因为多元文化
种族和谐
传统丰富
生态多彩多姿
一座博物馆
如何承载得起
就连水族的纷繁
森林的神秘
猫的驯良
蝴蝶的斑斓
都可以另树一帜
让你惊艳和赞赏
为何如此得天独厚
请问树上跳跃的红毛猩猩
请问掠空而过的
神圣的犀鸟
六,舢舨的话
每当舢舨说话
悠悠流水
就会侧耳倾听
朝代的更替
我也曾摆渡
大桥的阴影
我可承载不起
最喜欢
载树影  载河风  载霞光
载船上不同友族
甘榜腔调的寒暄
七,木棉飘絮
木棉飘絮了
遍地有捡不完的
天使的羽毛
捡来给童年的梦
缀上纯白的花边
陪我如梦的小朋友
分一些给你好吗
八,哥罗面
烫一次滚水
再浸一次冷水
又烫一次滚水
是哪一位面匠
干出这么好的咬劲
想起当年那位阿必
挑着担子沿街叫卖
敲起清脆的竹筒
哥罗  哥罗  哥罗
海唇街店铺的楼窗
刹时都打开了
吊下装着食格的藤篮
再吊起的
是一道热腾腾的夜宵
哥罗  哥罗  哥罗
在百年后的老街
处处响起
九,河边小镇
河边小镇
也卖白云
也卖树影
用眼睛赊账
用相机付款
十,鸡公碗
当年盛着
妈妈的厨艺
佳节的喜庆
孩子的雀跃
都用筷子
一一夹起
如今刀叉流行
餐桌上
一家人各按手机
那啼出幸福家庭的
公鸡
早已不顾而去
十一,望乡
那些镌着
光绪年代的墓碑
都坐望
原乡的方向
望了一辈子
还是不忘
旧宅门前的古井吗
就让喝此地井水
长大的后代子孙
把安居乐业的心愿
扎在墓碑的周遭
阳光普照的地方
十二,补鞋匠
什么都可以补
包括陪你
走遍天下的靴
唯一补不了的
我那贫窘的日子
还有这个
不很体面的工作室
十三,打白铁
又打又焊
人生需要
形形色色的容器
敲敲又打打
却总焊不好
坎坷不平的命运
岁月的炉火
却炼出了
自食其力的傲骨
注:白铁即锌制品。
十四,晒枕头
如果一家人的梦
能像现在这样
相依相偎
那么
屋里的生活
就会充满
阳光的味道
十五,小巷勿入
小巷很小
请勿擅入
即使市井小民
也有私人空间
唯一通行无阻的
是开门七件大事
柴米油盐酱醋茶

2016年11月14日星期一

田思《光影中的诗》


http://zhonghuasibu.blogspot.my/2016/11/blog-post_11.html





田思小诗专辑

动物系列
  •                      田思
(1)大象
能自掘坟墓的动物
也唯有我们
掘墓的工具
正是白森森的象牙

但我们往往横死抢下
因为价值连城的象牙

开枪者却死于
自己的狞笑
因为人性没了

(2)斑马
在非洲草原
我们跑得最快
身上的黑白斑纹
是风速的象征

但在市虎横行的闹市
躺在路上的斑纹
却叫车子减速
让道给行人

违规肇祸的驾车者
那黑白相间的斑纹
就成了
牢中的囚衣

(3)长颈鹿
只有那么强烈的
阳光金縴
才能拉出
这么长的颈项

只有那么辽阔的
青青草原
才能养出
这么高的身躯

(4)穿山甲
地铁和隧洞太多
就连地下沟渠
也被巨鼠霸占
我们已失去
竞技的场所
下辈子要钻的
也许是
钢骨水泥的森林

(5)熊猫
懒惰的熊猫
误把竹筍
当作开夜车的课本
啃了一页又一页
结果熬出
两块黑眼圈

(6)燕子
飞回旧巢的燕子
竟在
新的高楼大厦间
迷了路

(7)蝙蝠
这个世界
是非颠倒
我只好将自己倒挂
冷眼旁观

(8)猫头鹰
黑暗
总在怂恿
暧昧的交易

咕咕两下
就噤声了
还是选择
一只眼开
一只眼闭

(9)啄木鸟
众鸟喧哗中
他坚持
        
树心烂了
树皮生虫
敲几个小洞
救了整棵树

(10)鹳鸟
潮来潮往
越说越纠缠不清
红树林就像弄潮儿的主义
牵扯太多盘根错节

我就凭一只脚独立
让自己冷静地思考
你看
潮又退了


植物系列        
  •           田思
(1)木麻黄
海浪又来攻门了
木麻黄守住沙滩的龙门

海潮来势汹汹
木麻黄晃手晃脚抵御
一个不小心
又让它们冲入
岸堤的禁区

守门的木麻黄
得鬚发俱张
胜利的海浪
乐得呵呵大笑

(2)椰树
是沙滩这么粗犷的舞台
是波浪这么雄壮的韵律
是海风这么严厉的教练
才造就
天生的海滨舞蹈家

(3)橡膠
什么都可以伪造
连我们的乳汁

也有冒牌的人造膠
膠汁哺育出来的
各族人民
天生就有
互相依附的粘性

人造的强力膠
总粘不紧
种族主义者散播的
互相猜忌的心理

(4)青龙木
最好的行道树
是小贩营生的遮荫处
来一杯Mamak*泡的拉奶茶
Roti Canai抛得半天高
听各族同胞围观小小电视
高呼Syabas**李宗伟

*Mamak:信回教的印度人
**Syabas:意即加油

(5)沙卡树
沙卡树*起风了
撒了一地的红豆
儿童时弹的是
雀躍的童心
青年时递的是
相思的爱心
中年时掂的是
坚持的恒心
老年时抚的是
回馈的贴心

沙卡树又起风了

*沙卡:马来话称红豆为Buah Saga

(6)印度榕
只要能包容
管它是否
来自印度

母体的硕壮
因为容纳
许多落地的气根
开枝散叶
呼吸自由气息

有容乃大
人们爱叫它
大榕树

(7)苦楝
只有吃过
人世的苦
才能揀到
几粒幸福
如果揀不到
炼一炼也行*

*楝字与揀字同声旁,但读音却与炼相同。

(8)油棕
多少油棕
才能装满财团
鼓胀的荷包

多少烟霾
才能遮蔽
焚林者的良知

有多少亩油棕
就有多少
焚林烟霾的灾害

熬干大地的肌髓
肥了财团的脂肪

(9)麺包树
当贪婪的人类
把地球粮食啃光
或许会回到
海盗的世界
爬上一棵麺包树
再把圆圆的麺包果
采来切成充饥的麺包
最后才发现
吃了农药   集体中毒

(10)红树林
它不叫红树
叫红树林
只要成林
就能挽住水土
根泥下鱼族繁殖
是长嘴鸟的天堂
甲壳类的棲处

轰轰的铲泥机
在进行灭族的谋杀
河流不再清澈
淌着红树林的血液
红水河啊悲伤的河
可曾听过红树林的挽歌

        

小诗
  • 田思
(1)遥望双峰塔      
阳光下
遥望双峰塔
就看到2020
两圈飘向先进国的
特大泡沫

(2)烟霾中
遥望双峰塔
就看到1MDB
玩失踪游戏的26亿

像罩着面纱的蒙古女郎
像浮不出水面
天文数字的潜艇

(3)冰点        
只有将亲情、友情
与人情
降到
结冰的温度
才能在漫天皆白时
独钓寒江的
名利

 (4)绿的祈求
人们
砍伐所有的森林
却在钢骨水泥的森林中
高举绿色标语
抗议灰色的天空

被物欲熏黑的心
如何祈求
绿色的呼吸
                        
(5)公园老人
他牵着儿子小手
走了一圈又一圈
儿子越走越快
渐渐把他抛远

他成了空巢老人
踱了一圈又一圈
他越走越慢
最后走入老人院
                       
(6)代沟
爷爷
教完孙子放风筝
又抓住他的小手      
学写毛笔字

儿子却说
免了吧
我只要他学会
打高尔夫球

(7)血的变化
儿童时
新血
青年时
热血
壮年时
冷血
老年时
贫血

(刊登于2016年2月13日诗华日报《新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