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1日星期六

“迂迴地到達--遇見現代詩的趣味”, 張孔興主講




人生大部分苦澀,但藉由笑聲化解生活重於苦中作樂,詩善于使人淚中發笑(有時也叫人笑中帶淚)。

在被俗事淹沒的生活情景中,抽空去讀一首詩,不僅可以忘憂;如果深入人间,深切体验人的情感与思维,诗人当发现人生充满了苦涩的笑声,讀詩也應如此。

但,詩常常是迂迴地到達,而不是直透班快車。詩正如莎士比亞作品裡的滾木球遊戲,木球不是正圓形,因此滾球的人需要用迂迴的弧度,才能滾進目標

一彎淺笑,因其彎或者有了弧度才發出笑聲(讀詩最好用小鎮的生活節奏進行;要慢慢地在小巷弄多繞幾個彎才能讀出趣味)。

台灣詩人李進文說,對人生幽默以對,才會有正能量,幽默是發自內心的微笑,幽默是創意的不可缺的元素瘂弦的〈深淵〉「工作,散步,向壞人致敬,微笑和不朽。/為生存而生存,為看雲而看雲,厚著臉皮佔地球的一部份……」這是幽默的態度,詩的態度,或許也是讀詩或詩人的態度。

葛拉斯(德國詩人)有一段沒有明講的懺悔錄:
當我十七歲時
手裏拿著我的炊具
一如那個和我孫女露易莎
參加了童軍旅行的人一樣
站在往施普倫貝格的馬路邊
舀著吃起了豌豆仁
一顆榴彈轟了過來
湯汁潑了出來
但我只是
輕微地擦傷
並為此感到慶幸
試問,你抓得到這一段詩行的幽默嗎?

   幽默的語言美

詩的語言很多時候靠比喻展現美(指比喻的創新)

例如:圓規/多恩

雖然它一直是坐在中心,可是另一個去天涯海角。它就側了身, 追隨傾聽, 那一個一回家, 它馬上挺直了腰。你對我就會這樣子, 我一生像是另外那一腳,得側身打轉。你堅定,我的圓圈才會准,我才會終結在開始的地方。

多恩還把神聖的愛情比作令人噁心的跳蚤:它吸完我的血又吸你的血,我二人的血在它體內融合 因此把跳蚤比作我們的婚床、婚姻的殿堂。與常見的將愛情比為蝴蝶、玫瑰和月亮的比喻相比,這兩則比喻別出心裁,奇怪卻巧妙,冰冷卻在理。這樣令人耳目一新的比喻突破了陳腐的界限, 給讀者出其不意的刺激, 造成一種建立在驚訝之上的藝術效果。     

《霧都孤兒》 中, 狄更斯這樣描述濟貧院中的孩子們進餐。粥碗從來用不著洗, 孩子們非用湯匙把碗刮得光亮了才住手。進行這一道工序的時候 (這絕對花不了多少時間, 因為湯匙險些就有碗那般大了) ,他們坐在那兒,眼巴巴地瞅著銅鍋, 恨不得把墊鍋的磚也給吞下去,與此同時,他們下死勁地吸著手指頭,決不放過可能掉落下來的汁水粥粒。誇張幽默的描寫展示了孤兒們一直在忍受著慢性饑餓的煎熬,連任何一滴 粥粒都不想放過。 與其說湯匙險些就有碗那般大了,還不如說碗就跟湯匙一樣小,根本不能滿足孩子們的需求。這體現了濟貧院的偽善、殘忍、不人道和工作人員的冷漠。幽默諷刺的巧妙結合形成了笑中帶淚的效果。


   審美的樂趣

住宅/羅葉

二月末的巷子仍然是婦人的閒聊與無聊,
仍然是較小的孩子們哭,較大的學習吵鬧;
不梳頭髮,不帶皮包,也不按電鈴,
仍然是三樓的紫藤上四樓串萬年青的門。
陽光躺在陽臺上,花貓枕著花香,
一些曬衣竿打赤膊,另一些穿著濕衣棠;
仍然是五樓租售,二樓的菊花在麻將聲中萎縮,
一樓有大丹狗歌唱,當陌生的氣味經過。
昨天如此,今天照樣,明天大概相差不遠,
孫奶奶打毛衣,王太太插花,偶爾鶴鵑說大家恭喜;
仍然是他們談談,我們唱唱,某些人保持沈默,
仍然是每個玻璃窗打發自己四四方方的日子;
而六樓,新搬來的老人獨自望向天空,且發現
對面樓頂的我正默默看著他。

表面上,除了第一行的「無聊」外,沒有情緒鬱悶或是高昂的說明性字眼。(也許在詩藝的斟酌上,前面的「閒聊」就夠了,不必說明「無聊」)。也因為文字儘量中性,詩反而避開煽情的無奈感,更令人動容。詩裡的意象大都保持相當程度的中性與自主性,詩人所列舉的意象也都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情境,但在前後並置的語境中散發一種悲涼。

另外,文字的敘述(第一節尤其是如此)幾近散文式的白描,能讓整節保持詩的身段,而不墜入散文式的書寫,在於一些關鍵性的措辭與意象,如第二行,較大的小孩「學習」吵鬧,第四行的「三樓的紫藤上四樓串萬年青的門」。前者翻轉我們一般的認知,我們需要學習的是正經事,但這裡卻是學習吵鬧,讓讀者有點啼笑皆非。至於紫藤蔓延爬上串四樓種萬年青的門,有相當大的幽默感。也許真正串門子的是種植植物的主人,植物的拜訪,暗示人間風景,也道出公寓植物的失於控制,可能到處流闖。沒有「流闖」這樣隱藏批判性的字眼,讓詩保持在收放之間,在說與不說之間。這「之間」正是詩的存在空間。

整首詩大都保持在這樣的語調下,所勾勒的生存空間。打毛衣、插花、談談、唱唱,每塊玻璃「打發四四方方的日子」。玻璃四方,公寓也四方,生活的空間也就是單調平整而四方,需要「打發」,避免無聊。玻璃打發時間,非常有效展現詩趣。一方面,若是寫人在打發日子,則詩流於言說,意旨過於明顯。另一方面,玻璃不僅自己四方,也「眼看」四方,到處是重複。而且玻璃不論是否招惹塵埃,本身透明而空無一物,正如都會裡的人生。

當然本詩所呈顯的都會生活,最有力的是詩中副詞的運用。「仍然是」一再在詩裡出現,暗示生活的一切一再地重複。人生最大的悲劇在於重複,在於一切都可以預知,因為「昨天如此,今天照樣,明天大概相差不遠」。

本詩最後兩行的結尾最精彩:獨居老人在六樓,當然是孤單無聊。詩行剎那間以老人的觀點回看詩中人的「我」,讓詩作一個大翻轉。原來敘述前面所有孤單無聊的「我」,也是無聊的一份子,以觀看公寓大樓眾生象的無聊,打發自己的無聊。

幽默感往往比險奇的譬喻更能夠讓人物形象瞬間鮮活。


   戲劇化迂迴表達趣味

戲劇化的詩在抒寫詩人內在體驗的時候,往往可以不露聲色,而且能夠形成詩歌的多種解讀可能。換句話說,戲劇化可以促成詩歌的豐富、深刻。尤其是從日常現象中提升的戲劇化場景在創造詩意的同時,還可以打通詩人、詩與現實之間的複雜關係。戲劇化的詩一般不是直接抒寫胸臆的詩,不是線性延展的詩,需要思考之後才能體會詩人所要表達的意味。因此,戲劇化的詩往往也是智性的詩,沉思的詩。簡政珍詩作的想像,常常遊走在無可倚仗的狀態中,好像一種非人格、給不出意義的世界。他的想像之所以自然,常常因為川流不息的轉喻。的詩就是在摸不著邊際的世界裏,隨著漂流的雲煙、逝水,讓讀者跟著陷入隨立隨掃、當下證得的經驗。例如〈城市二景‧夜歸人〉:

大雨之後
要有多大的胸懷
包容燈火中閃爍的事件
心中翻閱一首斷續的童歌
有些詞句散落在石階上
有些卡在電梯間
傾斜下的高樓想必旁邊有一些坑洞
坑洞裏,想必有一只
來自對岸的螃蟹
一面想著黃河滾滾的心事
一面遊近海產店前的積水                 
         
出於對第三人稱的想像,雖然不一定真的發生,這首詩的景象合乎事實,是可能發生的真實現象。詩的現實性就在意象的現實中醞釀、提煉、轉換。詩中的敘述聲音想像燈火輝煌的城市有一個當歸而不歸的人,夜雨之後獨自漫步的情景。詩的趣味在末五行。敘述聲音想像著別人的想像而異想天開。從高樓旁的坑洞想到螃蟹,多半是餓昏了頭一瞬間的幻想,所以想像牠「遊近海產店前的積水」;而這螃蟹「來自對岸」,卻與「滾滾黃河」和「海產店前的積水」形成極富暗示的對照。「黃河滾滾」既可形容心事之繁複澎湃,又可形容心事攪拌在大雨之後的泥濘。接續著「海產店前的積水」,「黃河滾滾的心事」更有揶揄的意味,因為海產店前淤積的污水,以螃蟹的體積相對而言,就好像滾滾的黃河;那麼,自以為「從容就義」的螃蟹,原來不過「自投羅網」,到頭來成為海產店免費的進貨。想像中的「夜歸人」和替夜歸人想像的「螃蟹」,原來水米無干,但是對螃蟹的擬人化卻讓讀者將「螃蟹」和「夜歸人」產生聯想。「來自對岸的螃蟹/一面想著黃河滾滾的心事/一面遊近海產店的積水」,則想必「遊近海產店前的積水」的,首先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夜歸人。此詩不露經營,點到為止,以不斷延伸的趣味取代了主旨。

苦涩的笑声是诗人出入人生所体验的生命感......成就另一种幽默,在展现人生的题旨时,似乎又抽离揶揄这个题旨以及这个题旨的制造者── 诗中人。简政珍〈试装〉:

服装部大拍卖
你门里门外进出
表演各种身段
对着镜子
排演春夏秋冬
已好久没有如此真切看妳
赫然发现你脸上的皱纹
竟以为
镜子有了裂痕

诗中“对着镜子/排演春夏秋冬”实际上是对着镜子试穿各个季节的衣服。但以季节取代季节的衣服,除了诗与散文的区别外,季节的时间性表征,牵连下面年岁的绉纹。从“身段”到“春夏秋冬”到“皱纹”是时间的流程。“赫然发现”意味诗中人已经多年没有“真切看你”,而发现对方的皱纹,“竟以为/镜子有了裂痕”则是语调上的自我解嘲。诗中人似乎不愿意面对“你”增添了年岁的标记,但对“好久没有如此真切看你”又有小小的内疚与不安。两者相激荡,而产生苦涩的笑声。

能夠讀詩是一種幸福。能將詩趣與大家分享也是。


   
比鄰/並置創造意象

現代詩經常以比鄰或是並置創造意象,意義相近或是相反的詞並列在展開的句子之間,類似古詩中的對等或對仗,企圖營造意義的多元,使信息產生歧異以構成詩語言之美。
比較簡單的比鄰如零雨《非人》的詩行:我的身體有一個秘密 /客廳。臥室。觀景窗 //廣場。一座私人教堂 /一個自己的教皇。一架宇宙 /飛行器。

詩中人身體的秘密與下一行的客廳臥室景觀臺,乃至再下一行的廣場等等並置沒有如、像相銜接,因而彼此間不是隱喻,而是轉喻。客廳等等是身體秘密的轉喻, 意味小小身軀自有天地。身體在客廳,客廳就隱含秘密;身體在廣場,廣場也就隱含秘密。此外,身體的秘密如教堂,有教皇,在宇宙間自由穿梭。

--------
起初正正經經頓著,跺著:左腳、右腳;軍隊、天主教
小偷/銀行家/上帝
每天糙米/星辰/那一片江山就不復記憶
口紅/避孕套/文化苦旅
邦交國/姊妹市/情人

假如情必然是正負交疊,最好保持若即若離的狀態,如邦交國、姊妹市,而不是情人。但情人總是永遠誘惑迷人的存在。詩行似乎要以「否定」情人做為情人的結論。但細看之,情人所牽扯的正負雙重面向正是情的本質,語言似乎以「推開」彼此的距離成姊妹市......讓詩放鬆,讓意象尋找意象,目的經常在書寫中迂迴......
讀詩帶來心情的愉悅,在于詩外的趣味

黃楊木觀音/李進文

一縷幽香
在一間陌生的屋子等待
敲門。
循著售屋廣告﹐翻過一個夢﹐
又一座山崗﹔風吹乾小路旁用後即棄的
紙尿片﹐以及一些奶粉屑
吻上兩鬢
遠處是愛的小屋
「我們買不起。」卻看見塵封的暗角
一尊黃楊木雕觀音:三義老師父
落刀處﹐盡是風霜。
自樹根拔地飛起的青衣飄飄
倒影在我們眼瞳燃燒討價還價恰若推敲一樁
禪宗公案。
妻懷中的稚兒一瞬間就笑了
被傾斜的寶瓶濺了一臉清冽
「那麼﹐只夠買一尊觀音了﹐」我們說
「開個價﹖」三十三﹑三千——
天外雲影徘迴﹔觀音慈眉善目
一旁微笑撥轉念珠:有與無
捨與不捨﹐盡是人間。
我們努力往現實攀升﹐而稚子呵欠連連
成交:夕陽正好在地平線蓋上血色的章。
我抱著沈默的觀音﹐妻抱著熟睡的稚子
陽光投射兩個變胖變高的身影
轉彎處﹐遂又合成一尊巨大的—-
觀音﹖循原路回家
我們還來不及掏鑰匙﹐晚風已經
打開陋室的門
那是玉蘭的香氣吧﹖我們住在挺拔的
花苞裡:一窩小小而簡單的心靈

詩人如懂得迂迴地從黃楊木觀音与屋子某種隱喻的關連,心思接收語意傳遞,符號的可感性產生了,於是造就了“買不起”的感同身受!因為有了觀音,細讀整首詩,盡是對人間憐憫的味道,間接地也是對資本經濟及政体缺陷的反諷......
你說,這不是讀詩的趣味是什麼?

引用出處:
李進文想拎一首詩幽默地行過兩個夜夾著的深淵
張艷瑩,英美文學語言美的領略与鑑賞,102頁、105
簡政珍,台灣都市詩的空間意象与隱喻
郑慧如现实与想象——以简政珍为主,兼论台湾中生代诗人之作
簡政珍,現代詩中隱喻与意象的關系
簡政珍,落實人間的意象美學--一個新世代詩學的建立

23/12/2016

迂回地到达:遇见现代诗的趣味



砂拉越华族文化协会会长陈钖监指出,网络的盛行,巅覆了传统以纸本书籍作为媒介的阅读方式,也让年轻朋友,更少花时间从纸本书中去汲取知识。


但是,他表示,在张孔兴年轻的时代,纸本阅读是人们满足自己对文学追求的主要途径,对文学书籍的渴望及费心寻觅,相信也是他那一代人最难忘的记忆。
他称,同为爱书人,很高兴一直到现在,他对文学,尤其是诗歌的热爱,始终维持不变,而阅读仍旧是他每天不忘的习惯。
他继称,我们或许对现代诗歌认识不深,但却期盼在诗巫能有更多像张孔兴那样,热爱文学的朋友,来为这个城市增添更多文采诗意。
陈钖监今午出席一项由该会所举办的诗歌讲座会时,如斯表示。
该会文学组副主任暨砂华资深诗人张孔兴(克风),受邀出席主讲“迂回地到达:遇见现代诗的趣味”。
他说,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以参加张孔兴的这场诗歌分享会来与2016年道别,觉得特别显得有意义。
认识现代诗歌
他说,孔兴是本地的一位个诗人,他个人的生活经历,其实即是一首动人的长诗。深信以他与诗歌的结缘,结合本身的创作经验及大量的阅读,透过他的分享必然能更加深大家对现代诗歌的理解。
他也指出,这个周一,文协刚办了一场手稿展及交流会,短短一周内,现在又主办了这场诗歌分享会,主要是希望借着这类小型活动,能为诗巫带来更多人文风气。明年类似活动还会持续展开,希望大家今后能多加参与。*

2016年12月28日星期三

詩歌講座會


砂拉越華族文化會文學組將於20161231(星期六)2於會所二樓會議室舉辦一項詩歌講座會屆時將邀請文學組副主任暨砂華詩人張孔興(克風)出席主講“迂迴地到達--遇見現代詩的趣味”張孔興將以自身投入現代詩創作的體驗、詩歌於生活的滌蕩以及讀詩的情趣乃至創作及語言運用技巧等與文友分享經驗。講座會也將邀請資深寫作人黃國寶擔任主持。

張克興自中學時代開始即興趣於閱讀寫作曾與一群好友抱著一股熱愛文學的赤子之心1972年創辦了一份文藝刊物─文藝風;以後為生活幾經轉戰不同職場詩歌創作仍是他從未放棄的愛好著有詩集《笑的早晨》(1972)、《山與河之間》(2014)

文協歡迎對此講座有興趣的文友踴躍參於;與詩歌共度一個溫馨下午迎接新一年的到來。